微信+关注 App下载 快速登录

田东县农改中心主任、村投公司总经理蓝新天在全县集体产权暨普惠金融工作推进会的辅导提纲 发布时间:2020-12-08 18:12:26  来源:田东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 作者:蓝新天 阅读:244


 2011年田东县获批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至今。田东陆续承担中央赋予的各项试验任务有7项,重点开展金融改革、扶贫改革、集体产权改革三项。至今,取得一定的成效,但形势在变化,改革成果已经落后,需要改革进一步深化和拓展。现在重点谈两项改革。

 一、关于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

 第一,中国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的历史事件。四个关键环节:1947年的土改——建国后的大集体(公社化、一大二公)——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后(统分结合、两权分属,重点保护农户经营权)——十八大至今提出全面开展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集体所有权、农户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当前开展集体产权改革的背景是:党和政府一直保护农民的利益,但集体产权保护不到位;新生代农民对农村集体观念淡薄,特别是老一代知情者多不健在,集体“三资”存量庞大(田东的农村集体货币资金存量达8000多万元)但管理松散,存在巨大的廉政风险,有的地方集体三资被侵占尤其严重,流失尤其严重。总之,当前的集体经济,是基于集体产权的基础上,联结广大农民群众的可持续发展的农村经济模式,即广大农民群众参与管理、平等分享福利的经济模式,而不是村一级(村“两委”)随时自由支配的经费和资产。

 第二,田东推进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完成情况。

 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四大步骤:清产核资、成员身份确认、股份制改革(股份设定;成立股份合作社;登记赋码办证);壮大集体经济(“三变”)。

 田东的工作完成情况:2571个组完成清产核资;基本完成成员身份确认;还没有完成股份设定,因上级要求抓紧验收,提前做登记赋码,中间环节还没有补齐。原因:经费困难,培训不到位;县乡镇村联动不够,乡镇重视不够,热在县里,暖在乡里,冷在村里,村民参与度不够,知情度不高。容易产生不稳定因素。下一步,加紧培训,做好宣传,补齐短板,做到户户知晓,人人参与。

 二、关于田东的普惠金融建设

 第一,何谓金融?

 金融是资金融通的行为。但金融很专业,也很严谨。细分还有货币银行、保险、证券、金融管理、金融科技……。人们每一天都在想钱,钱也是金融的重要符号。金融无时无刻不在每一个人的生活里。但金融不是纯粹的银行资金融通。〔在金融大专课程的时候我学点货币银行知识,后来在金融硕士课程里边我重点关注金融资源管理〕今天我谈的相当于这两项课题的组合。对于银行这一头,讲的是产品又讲工具更讲监管,对于客户端,主要讲获得信贷的手段,当然也包括使用信用工具。因为对于农村基层或者客户这一级,倾向于金融资源管理,就是我如何从银行拿到资金、我如何从社会上获取资金,然后我如何把这些资金转化成我的资本。其实金融也不深奥。当然,农村金融是普惠金融的一部分,甚至也有专家提出农村金融是政策性金融的一部分,是政府主导的金融。

 第二,田东农村金融改革1.0版情况怎么样?

 一是建立了金融“六大体系”:2008年至2015年,以农金村办(满足一般小农户需求)为核心,建立了组织、信用、支付、保险、担保、村级服务,六个方面。

 二是全面施行农金村办:将农村金融服务前置到村一级,由村一级协助做好农户信用信息采集、贷款前置审批把关、贷后跟踪、贷款回收、保费收取、理赔核实等,同时安装支付系统,解决农村了农村金融服务难题。村领导们都知道自己已经融入农金村办了么?

 第三,田东县农村金改面临难题与难点

 一是组织机构体系方面。主要支农银行力量薄弱,县域金融有效供给明显不足,强化农村金融组织体系尤显迫切。

 二是农村信用体系方面。信用数据共享不畅,影响到农户获得贷款授信。这是农村金融服务的最大的痛点。

 三是支付结算体系方面。随着现代移动支付方式迅速发展,在农村地区布放的POS机、ATM机等离行支付机具使用率低下。

 四是保险保证体系方面。部分保险条款与农户理解和愿望值有差距,影响农户参保积极性。

 五是抵押担保体系方面。受县级担保机构资本金的约束,担保业绩不够理想;农村产权确权工作不到位,产权入市不畅,可供抵押的产品不多。

 六是村级服务体系方面。传统的线下服务不能满足群众对金融知识、贷款获得方式的需求。

 第四,田东打造农村金融改革“升级版”长啥样?

 2016年以来,田东县继续深化农村金融改革,提出打造农村金融改革“升级版” ,助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目标——以信用建设为核心,建立“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对“六大体系”改造升级,实现金融服务线上线下相结合。

 一是组织机构体系升级。搭建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和金融超市,引进桂林银行等3家银行、北部湾保险等2家保险公司到田东设立分支机构,引导各类银行机构、保险机构等入驻普惠金融服务平台,不断壮大金融组织。

 二是农村信用体系升级。建立广西首个信用信息中心。赋予信用平台自助查询、自助增信和申请贷款功能,大幅节省信用采集成本,提高金融机构采信度。

 三是支付结算体系升级。优化“桂盛通”移动支付服务平台,在各个村、屯布设具备存取款服务功能的“惠农支付便民服务点”195个,支付结算体系的运行效率明显提升。

 四是保险保证体系升级。新引进3家保险机构进入农业保险市场,探索建立涉农保险、涉农贷款风险补偿、扶贫小额贷款利息补偿、贫困户贷款利息补贴等4个机制,有效降低了贷款风险。

 五是抵押担保体系升级。抵押方面。发挥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平台作用,拓展抵押担保物范围,推动林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房屋所有权抵押贷款。全面升级电子交易系统,加强信息化支撑,农村产权交易业绩排全区第1位。担保方面,引进广西金投和广西农担,打破县本级助农担保公司资本实力小、服务半径小、服务能力弱的困局。

 六是村级服务体系升级。2019年以来施行村级金融服务“标准化”:金融与集体经济服务岗+农金村办流程制度+数字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各银行服务站点——(“四合一”),把农村金融服务融入村级综合服务中心项目。各银行锐意改革创新,田东农商行探索“银行+村级综合服务中心平台”,桂林银行探索“银行+农户”等多种农村金融服务模式。

 今年10月,田东县的农村金融改革“六大体系升级版”经验得到农业农村部、中国人民银行等联席会议评估并确定,作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典型案例在全国推广。

 第五,农村金融改革“升级版”带来什么福利?

 一是改变传统的农村金融服务模式。以普惠金融服务平台为支撑,24小时在线传递信息,实现金融服务线上线下相结合。农村群众通过线上了解银行、对接银行,了解金融产品和金融政策,改变过去线下培训资金不足、精力不足、覆盖不广、效果不佳的问题。

 二是农村金融服务实现提质增效。截止2020年9月末,全县各项存款余额150.80亿元,同比增长20.74%;各项贷款余额130.43亿元,同比增长11.28%,同比多增11.75亿元,增量创历史同期新高;涉农贷款余额99.48亿元,占比76.27%,保持高位运行。预计2020年末,全县各项存款余额141.1亿元,贷款余额133.9亿元。

 仅今年8月份,田东农商行完成173个村(社区)布点,其中36个村完成贷款发放267万元,办理手机银行37笔,受理易农宝26张;截止9月末,桂林银行完成50个服务站建设,发放贷款72笔200多万元;柳州银行完成涉农贷款18笔1000多万元。其他银行业务也有大幅度进展。

 三是进一步减轻了银行的工作成本。施行农村金融服务标准化,负责“金融与集体经济”服务的村干部变成银行的“编外工作人员”,成为“不走”的银行干部,他们掌握的是村级信用建设、贷款保险产品推广、贷前调查、贷款审批初核、贷后跟踪等服务的第一手材料,为银行的贷款风险防控多了一道“防火墙”,解决银行机构人员不足、工作成本高的问题。

 第六,田东农村金融改革当务之急

 按照县委、县政府的要求,全面施行党建引领农村金融改革,做实农村金融服务。全县173个村(社区)全面铺开,第一批重点推进35个示范村,其中5个重点村(包括国家级、省级、省级以下示范村)。

 一是尽快完善村级金融服务“标准化”。重点是村投公司和各村签订集体领办农村金融服务协议、加强业务培训、开展各项业务、申报服务经费。具体见农改中心提供的教程。

 二是尽快引导各金融机构、各相关部门进驻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包括签订保密协议、分配端口秘钥。此项由农改中心、金融办、信用信息中心、系统公司协作完成。

 三是将田东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建设和区市县推进二代信用系统建设同步推进,最终实现高度融合。重点是尽快完善信用信息采集、匹配,把信用数据库做实。具体见信用信息中心的教程。

 四是充分发挥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农村产权交易平台、村投公司等平台机构的作用。通过二维码将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和交易平台普及到乡村,通过银行布设的“乡邻小站”等各种平台服务,实现金融资本下行、农产品上行,金融服务、产权交易、农特产流通、农资服务同步推进,实现村集体增收,农民增收。

 五是探索优质经济作物(重点是芒果)确权,为经济作物变抵押物铺路,培育有效金融需求。建议农业农村局尽快收集农户清单,尽快制定确权方案报县政府。

 总之,今年县里把集体产权改革和农村金融改革工作纳入相关单位和各乡镇的绩效考评,希望各单位、各乡镇要自觉按时完成工作。

 以上两项工作,以林部长、国云副县长强调为准。


友情连接